自己掰断手指继续比赛 姚明:橄榄球比篮球更狠

虚掩着的门被“咚咚”的敲,一条黑大汉大笑着冲进来。姚明从床上一跃而起,两个大个子一把抱在了一起。

姚明高他俩头,黑大汉有差不多1.98米,眉毛在额头上乱跳,开心得不得了。“哥们儿,又见面了!”姚明说道。

他是谁?他叫泰佑·约翰逊,是NFL(美式橄榄球)奥克兰骑士队的球星。虽然比姚明矮不少,但却生得虎背熊腰,真是一条钢打铁铸的汉子。

他们是怎么认识的?姚明说,六年以前,泰佑读高中的时候是篮球队球员,姚明在1998年第一次来美国,在圣迭戈参加高中训练营,就认识了当年17岁的泰佑。

少年弟子江湖老。姚明对泰佑说:“那时候的(美国)孩子里,后来来打NBA的,好像只有泰森·钱德勒公牛队)了吧。”

泰佑当年是个好样的大前锋胚子,但后来不再往高里长,凭着一身金刚不坏的体格,就改练了橄榄球。他比姚明小一岁,所以2003年刚进入NFL,今年才结束自己的新秀赛季。他有兄弟三个,据说他的块头竟然还是全家最小号的一个。

“我现在推举杠铃300磅可以推10次,可我二哥那家伙能推一次500磅,你怎么样?”泰佑问。

泰佑的老家在西雅图,自己住在奥兰多。其实眼前他正在圣迭戈度假,知道姚明在洛杉矶比赛,就驱车一个半小时飞奔到天使城,只为见哥们儿一面,晚上就要扭头开回去。去年他们俩见过一次,一晃又是冬去春来。

“NFL没有像NBA那样普及到中国,”姚明说,“其实在这儿,还是橄榄球明星的名声大。他(泰佑)的工资也比我高。NFL不像NBA,他们的工资没有保障性,因为受伤的人太多,联盟养不起那么多伤员。但他们一进联盟就有一笔很大的签字费,因为他们干的是真正拼命的活儿。”

姚明突然想起范甘迪给他讲过的故事来,就拉着泰佑问:“我们的教练对我说,有个橄榄球的球员比赛的时候手指折断,他立刻把断了的那节手指切了下来,重新又扑到了场上,这是真的么?”

泰佑点点头:“那家伙叫朗尼·兰。他的小拇指(泰佑晃着左手的小拇指)骨头断了,只有皮连着。他活活把那根断了的指头折了下来,因为他们的球队需要他达阵。”

姚明坐在床上倒吸一口凉气,皱皱眉头,有点不寒而栗。“天,这家伙,”他轻轻的说,“真是个爷们儿。”

但泰佑用手扶了扶帽子,摇摇头说:“我在斯坦福大学里的两个队友,一个脖子被撞断,下半身瘫痪;还有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脑子受了太强烈的震荡,去年没命了。但这就是橄榄球。”

一个小时以后,在比弗利山四季酒店附近的一家上海菜馆里,满桌子摆的是一兜鲜、小笼包、春卷那样的上海菜和北京烤鸭、鱼香肉丝之类的中国特色菜。姚明要把自己从刚才那节拇指带来的颤栗里释放出来,和泰佑甩开腮帮子猛吃。

泰佑抓着手里的烤鸭卷饼咬了一口,说:“那是绝对的。你知道在NFL会怎么对待新秀?那帮老家伙会给你剃个很傻的头,甚至在头发上刮出你的名字,还会把你的手和脚都绑起来,然后用橄榄球砸你。”

泰佑吃得正香,“当然不是,”他抓起盘子边上的刀说,“我就拿了把刀藏在鞋里。那帮老家伙过来说:我X你小子,我们给你收拾收拾头发。我把刀拔出来拍在桌子上,对他们说:我看谁敢X我!?”

“一支NFL球队有50名球员,通常有10个是新秀,所以你总是得战斗。”话音未落,那块大号卷饼已经下了肚。泰佑脸上有优雅的,但是回味万千的笑。

姚明用手抓着头发说:“那我太幸福了。我还记得上赛季得30分的那场球,对达拉斯小牛,那是我的第10场比赛。回到休斯敦的时候,弗朗西斯把他的围巾扔给我,乐着说:嘿,菜鸟,给我拿着。这是整个赛季里唯一的一次。史蒂夫真是个好人。”

他才意识到,本来觉得自己的生活、自己的竞争环境已经够艰苦,但泰佑过的是一种他完全难以想象的生活。

泰佑说,在赛季的时候,他们每天早上都要7点钟起床,看两个小时录像带,然后是跑步和演示战术,最后绑上全身的护具训练,每一天你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全的回来。“NFL不像NBA一年有82场常规赛,”他说,“我们只有16场比赛。但每一场比赛都够你受的。”

“所以你知道,你得抓紧时间找乐子,谁知道明天就怎么样了?”泰佑乐,“国王队的老板,马鲁夫兄弟,你知道他们吧?他们在拉斯维加斯有一座超大号的赌场和酒店,我没事儿就去那儿。你不知道那儿有多好玩,有两天就能让你玩个痛快。我在那儿至少见过四次沙克。有空我带你去啊?”

结账的时候,照样送上了所有美国的中餐馆都会送的那种贝壳型薄脆。每个薄脆里都有张纸条,上面有一句人身格言。姚明的那张上写着:YOUR COURAGE GUIDE YOUR FUTURE勇气指引未来)。泰佑说:“没错,你得记着这个。明天晚上我会看电视的,看你和沙克再好好干一仗。”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